春光乍泄影评 被世界遗弃不可怕,喜欢你,有时还可怕

春光乍泄影评 被世界遗弃不可怕,喜欢你,有时还可怕

最近喜欢上陈奕迅的一首《垃圾》,歌词当中有那么一句“被世界遗弃不可怕,喜欢你,有时还可怕”,搜素了一下,找到如下这篇春光乍泄影评。看到《春光乍泄》这个片名,还是会浮现当年初中,懵懂初开之极,趁着大人们不在家,胆战心惊的到附近的光碟出租店铺里面,租了两片封片和片名看上去挺让人诱惑的vcd。对于像我这种脸皮薄,有色心没色胆的人来讲,租碟也得讲究学问,首先你得保证封面不能太暴露,然后片名也不能太流氓春色,第三就是要从简介和片名中看出其中是否有令人期待的内容,最后我挑到了两片碟中,有一篇就是《春光乍泄》,另外一片是什么忘了。等我回到家,性冲冲的打开碟机播放的时候,奶奶的,两片碟都让人失望透顶了。我自认那时候不是抱着欣赏演技什么去看的,《春光乍泄》这么一个片名,居然讲的是两个男人的故事,然后我就开始放第二片,然后又是让人毫无性致的东东………….,由于内心的羞愧“针扎”怨恨,我就不去把碟还给出租店的老板了,把押金都折了。

青春,岁月就是这么一个东东,也许有时候你会怀念那么日子,有时候却又被自己当初的想法、行径,弄的哭笑不得,有时候,你甚至于羞愧于自己当初所作所想。曾经你那么渴望与众不同,你曾经那么不甘平凡,你曾经那么嫉恶如仇,你曾经那么多的期待自己如何如何,如今你却成了自己所厌恶,憎恨的那些,郁郁不得志,到底是岁月还是什么夺走了我们的美好?我想,其实毁掉这一切的,都只是我们自己罢了。如果,所幸,一切还都来得及,那么请继续当初的梦想,为自己所憧憬的自己付出努力吧(其实我是写给自己看的)。

没有遗憾的青春是不真实的,也是不完美的。正如《垃圾》里面唱到“不需要完美得可怕,太快乐,如何招架?残忍不好吗?灰烬里 被彻底消化,我以後 全无牵挂 什麼都不怕。”

如果陈奕迅的歌,黄伟文/林夕的词,仅仅是情歌,我想也不会得到这么多人的共鸣,在我看来,他们的很多歌/词,不过是借爱情这个外壳,要诉说的其实是他们对人生的态度、感悟和向往罢了(也许,如他们歌词所说,其实他们也做不到,你以为他们是在跟你诉说?其实,他们不过是写来聊以自慰罢了,反正我是这么觉得的)

 

春光乍泄的剧情简介:

黎耀辉(梁朝伟)与何宝荣(张国荣)是一对同性恋人,为了有新的开始,他们怀着美丽的梦想(去看南美洲大瀑布)离开香港来到阿根廷,却在布宜诺斯艾利斯迷了路。黎耀辉想安下心来过日子,无奈何宝荣于夜夜笙歌中放纵着自己的生命,以期找寻更多的刺激,只当黎耀辉是他受伤后的港湾,两人分歧 、争吵越来越多,心的距离越来越远。
  黎耀辉明白过去的日子不可能再复返时,决定离开何宝荣,而正是在他离开后,绝望的意味(对黎耀辉的爱)才在何宝荣的脑海中完整的浮现

下面就是转载的咯:

被世界遗弃不可怕,喜欢你,有时还可怕。
   或者,在每个人的世界里,都会有这么一派春光,你会在这煦暖的眼光里遇见这么一个人。他或男或女,在你的眼中艳若桃花,她眉目含笑,你便赴汤蹈火。
   她让你迷失让你疯狂让你与世界决裂,很多时候,我们称这个人为业障,万般带不走,惟有业随身。
   他沉默寡言,温柔而深情,好厨艺,善忍耐,因为爱你而有着强烈的嫉妒心,不会将爱挂在嘴边,却会用一粥一饭来表达。男人看了会觉得他就是自己,低调沉稳,没有甜言蜜语,却能默默守护爱人,你纵有千般任性,我自悄然忍耐。女人看了也会觉得他就是自己,你爱风爱闹爱出去玩,我为你在家洗衣做饭收拾家务,我发烧,但仍会为你煮饭,你嫌我单调,但没有我时自会念我的好,这就是女人,你习惯的如衣如水,没有时你才会怀念的抓狂。
一些情 
   这是黎耀辉。
   他艳如桃花芳华绝代,一颦一笑尽是风情,一嗔一怒自有风流,他任性而多情,他忽冷忽热,他是烈火也是寒冰,他爱恨怒怨形于色,他似毒药,你明知有毒却又喝得心甘情愿。男人觉得他是女人,任性,爱使小性子,管你时嫌我烦,不管你却又怕艳丽的美好的你在这红尘世界中受到委屈,谁让你在我眼中如此美好,喜欢被人称赞被人簇拥,恐惧着年华老去风流不再,总之一句话,恃靓行凶。女人却又觉得这是男人,你纵是对他千般好,他也会嫌你无聊,只有他一个人闯,闯的头破血流伤筋动骨才会念起你的好,才会回过头对你说,不如我们从头来过。一句话,他就像你永远长不大的孩子。
   这是何宝荣。
   当这样的两个人相遇了,他他她她,男人还是女人,谁在意?
   温柔的那个偷了家里的钱,只为了带着那个芳华绝代去阿根廷,去看一看台灯上的那个瀑布,瀑布没见到,却花光了盘缠。任性的那个觉得没了激情。于是有了那段黎耀辉的独白“其实到而家我都未搞清楚究竟嗰日我哋去咗边度,我净记得佢同我讲,觉得同我喺埋一齐好闷,不如大家分开吓,第日有机会撞返咪由头嚟过啰。 ”
   就是这句话,不如我们从头来过。
   他做门童,他则是交际花,他迎客来送客去,他则招蜂引蝶,他看着他寻欢作浪心如刀绞,他却像故意让他看见一样每日里出现在他面前。
   于是那天,温顺的他压抑不住的大吼“好卵后悔呀我!未见你之前我一啲都唔后悔,而家我好卵后悔呀!点呀?点呀?示威呀?寸我呀?话比我听你好掂呀?你好掂关我卵事呀?你叫我嚟做咩呀?叫我嚟做咩呀?”
   而从来任性的他则说“我净系想你陪下我,我好想你陪下我。”
一些事一些情 
   然后,他们从头来过。
   就像日后黎耀辉的回忆一样,那是他俩最美的一段春光。
   然而他们终是要分开的,在黎耀辉身边养好精神身体的何宝荣终是再要飞去,区别只是这一次,黎耀辉没有再等他从头来过。
   看到最后,你已经分不清谁是那业障了。
   是一个人流连在台北街头,看着另一个人回想起家的感觉回想起何宝荣而怅然若失的黎耀辉?还是按照黎耀辉的习惯收拾好屋子,一个人抱着枕头哭的昏天暗地的何宝荣?
   谁是那个人,谁是那个让你迷失本性让你疯狂着迷让你流连忘返让你遗弃世界又被世界遗弃的那个人?
   为了他,喜好寻欢的你一个人老实地躲在屋里不再外出,你布置好房间,按他的习惯,只为还原昔日的记忆;而为了他,性子淡泊的你可以暴烈如火可以一个人去追寻过去,可以跨洋越海,只为了躲开他的影子,因为那是你的泥沼,是你一个人的深渊。
   你是谁?
   你是黎耀辉,还是何宝荣?
   你是不是也会呆呆地一个人看电视,然后嗅着那个人似有实无的味道而痛哭流涕?
   你会不会也会在一个人的时候默默回想,如果没有遇到那个人该有多好,那样便不会忍受这撕裂般的痛和失去他的悲伤?
   你是谁的业,谁是你的障?
   意乱情迷极易流逝,难耐今夜春光乍泄。
   万般带不去,惟有业随身。

原文转载自:这里

春光乍泄影评 被世界遗弃不可怕,喜欢你,有时还可怕

春光乍泄影评 被世界遗弃不可怕,喜欢你,有时还可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