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你出身好,还比你聪明努力

比你出身好,还比你聪明努力

1.
NYTimes和Boston Globe最近新出两篇文章,谈常青藤联盟等精英学校里那些“第一代”大学生的经历——这些“第一代”,他们的父母都没有上过大学,其中大量来自少数族裔贫困家庭。Boston Globe的报道,标题极其直白,甚至还能有个“知乎”体翻译:穷人家的孩子在常青藤上学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
根据对2017届本科新生的调查,超过一半的哈佛本科生来自家庭年收入超过12.5万美元的家庭, 14%的新生来自家庭年收入超过50万美元的家庭。精英学校制度化的“游戏规则”、日常运作中的 “话语”,是中产阶级以上的。于是,中产阶级及以上家庭出身的孩子,来到大学后,感受到的不过是过往生活状态的延伸,然而贫困家庭的“第一代”大学生们,体验的是一种剧烈的“文化冲击”: Seminar上如何举手发言、Office Hour是什么意思、怎样同教授等掌握校内资源的“权威人士”交流、 在遇到学业和生活困难时如何/向谁寻求帮助…;在“文化冲击”之外,这些“第一代”大学生的体验中,另一个重要部分则是日常生活中,从吃穿用度到去哪里度假实习,各个细节上随处可见的不平等。
这样的文化冲击,不仅影响学业成绩表现甚至毕业率,同时“第一代”学生也面对着更大的心理压力、更容易怀疑自己是否真正“属于”这里、甚至还要承担来自家庭的经济压力——于是,即便从“被名校录取”这一个指标上看,这些孩子已经克服了家庭出身的劣势,算是“成功”了——然而,在入校之后,家庭出身的影响,仍在继续和累积。
2.
恰巧在朋友圈与微博看到另一篇文章,介绍“现任亚投行掌门”金立群的女儿。标题与行文腔调,是近几年很流行的“看人家比你出身好,还比你聪明努力(所以活该比你成功)”路数。
在这里,我们不讨论特定的个体本身优秀与否,讨论的重点,是近年来常见的“比你出身好,还比你聪明努力”的“人生赢家”式成功学话语,联想到常青藤大学里的“第一代”学生,如此话语的问题恰恰在于:在预设“比你聪明努力”时,这种预设,忽略了许多时候,那些看似不够成功的人,缺的不是同等的聪明努力,而是当他们付出同等(甚至更多的)聪明努力时,其中一部分,是需要被用来“克服”出身的。换言之,如果用社会经济地位获得(status attainment)来理解“成功”——关乎“成功”的,固然有个体层面的资质努力,然而无法忽视的,同样还有占据的结构位置。
而精英能人的话语陷阱恰恰在于,单一强调个体的资质努力,而忽视社会层面上种种结构性因素对不同人群的不同限制——于是,一味向民众兜售“努力”成功学,并不触及阶层固化和社会流动的本质。
3.
读NYTimes和Boston Globe的文章时,忍不住想起八年前刚准备读本科时各方面优越感满满的自己——那时,媒体就已经时有报道,说某某同学进入名校之后,适应不了大学生活,掌握不了学习方法,沉迷游戏成绩一落千丈,原本的“天之骄子”万分可惜云云;媒体报道的这些孩子,许多都是县中应试教育出身——于是同学家长老师间讨论时,常常将这些“失败”,归因于这些孩子本身“迷失自我”、“后劲不足”。
现在想想,国内几大“名校”固然不能同美国私立性质的精英学校完全对照相比——然而在我国城乡、阶层差异的背景下,许多类似的“文化冲击”或许同样存在:比如父母受过大学教育的孩子,在上大学前,就多多少少知道大学生活是什么样的,一步一步该如何规划父母不仅能提供物质和非物质的支持指导,就算走错了,或许还能为错误“买单”;比如城市中外国语学校毕业的孩子,初三时英语就能通过四级考试,有外教有出国夏令营,从小就被训练语言学习技巧——换言之,即便走进同一道门槛后,那些“从哪里来”的不同烙印未必会完全消解。容易看到的是起点与终点,容易看到的是从起点到终点,谁走的方向正确步履轻松——当我们将“方向正确步履轻松”单一地理解为“努力聪明”,往往难以看到的是,从起点到终点,不同人其实是负着不同的重,走过的是或崎岖或平坦的路。
而比起谁到达了,谁看上去更“聪明努力”了,理解这一条条路本身的不同,才是对社会流动与阶层固化,更本质的理解。
----
本文的重点不是讨论某些特定的个体到底优秀否,而是在非学术语境下,我们怎么更全面的理解社会流动和分层。套用NYTimes那篇报道里Anthony Jack(也是我系在读博士生)这句话:
“Academically, all these students can do the work, the question becomes, ‘When do social hurdles get in the way?’”

最后再链一遍旧文:《寒门的孩子

比你出身好,还比你聪明努力  转载自 : 这里